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云商网络

主题: 舌尖炫奇出酱菜贵族第四十七卷变色龙第二六九章 游刃有余

  • 黄鹂鸣柳
楼主回复
  • 阅读:828
  • 回复:0
  • 发表于:2017/4/26 16:24:2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济宁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第二六九章  游刃有余
随着日伪的相互勾结,济宁成了沿运河一带,沿津浦铁路一线的战要镇。在风起云涌的抗日活动中,铁道飞虎队和湖西游击队的同志们把济宁作为一个群众的大后方,在日伪军队的鼻子底下活动频繁的游击队领导刘德功、王志胜、老洪经常通过济宁转移伤员、枪支弹药,特别是利用玉堂的名声来掩人耳目,利用袁奉莪的特殊身份为前线转运枪支弹药

万里以小学教师的身份,经常来玉堂以购买酱菜为借口,与袁奉莪进行了面对面的接触。经过多方面的考察,他确定袁奉莪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接受马列主义,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但他却是一个反对日本列强,维护民族独立的正直的中国人。在他的心中有一个标尺,是党组织可以团结和利用的中坚力量,也是进步的民主人士。

1945,杨勇指挥各分区部队协同作战,发起南乐、东平、阳谷等战斗,攻克了敌伪盘踞多年的县城。此时,部队需要大量的药品和粮食补给,在济宁的地下党,把对袁奉莪的考察,上报至司令员杨勇,杨勇给予袁奉莪极大的信任,并湖西支队副队长孙源潜入济宁组织货源。

白英的后裔白官化,曾亲历过湖西支队与日本人在汶上南旺的一场战斗,部队缺衣少药非常艰苦,战士们把秫秸穰,截成子弹大小,装进子弹袋里,用以迷惑日本人。日本人见湖西之队弹足粮足,不敢轻举妄动,战斗在胶着并艰难的坚持着。后来,胆小怕死的汉奸给日本人通风报信,方知部队已弹尽粮绝,便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结果一个连的兵力死在了日本人的枪下。

作为一个有知识有正义感的中国人,白官化亲历游击队员们浴血奋战,流尽最后一滴血,也不肯退却的场景,他瞒家人,毅然卖掉自家的45顷地,带着所有卖地换来的钱,投入抗日队伍之中去。

白家与袁家祖上是故交,白官化的行为,袁奉莪自愧弗如,却深受感动。白官化奉命来济宁时,袁奉莪鼎力相助,他说,为兄佩服你的义举和勇气,可是我不能够。我不能丢下玉堂,与日本鬼子真刀真枪地干,我只能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做些有益于抗日的事。他瞒着东家从仓库里提出一部分料粮,部分换成药品,躲过日本人和县党部的眼睛,以售货的名义,把粮食和药品,用货船从玉堂码头,运出城去,从而为抗日打开了一条通往湖西的黄金水道,武装了抗日力量。

袁奉莪的壮举,深受党组织的信赖。日本人封锁最为严密的时候,地下党利用他日本人和伪军的特殊关系,利用人们对玉堂的信任,在玉堂成立了党和群众与湖西支队及铁道飞虎队的秘密联络站。

长濑正三虽然只是个少佐,在济宁可是个太上皇,袁奉莪为了保持好与他之间的关系,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前去巴结勾通。他不惜花钱买礼品,送日本人喜欢抽的李三九香烟,玉堂的酱菜,福瑞祥的缎子,还加上人参鹿茸刺海参。虽然每次长濑正三不时地把死了死了的挂在嘴边上,他只当那是一句玩笑话,也许这是人家日本人的一句必不可少的惮语,时刻不肯忘记。除了与长濑正三搞好关系以外,伪军头目县党部他也不敢怠慢,为了节省大量的税金,税务官那里他跑得更勤。他上至官府豪门下至三教九流一律过往甚密。谁见了都要竖起大拇指头来,袁爷没说的,那事做的叫一个体面,在济宁州是个打得出叫得响的人物。人们说起闲话来,若是你不知道县长是谁没人笑话,要是说不知道袁爷,那将笑掉大牙,小子哎!河西的吧,我看你那样也是没见过世面的主哇!

时局的不稳,导致商品的奇缺。许多商家利用这样的机会囤积居奇趁势长价,引起再次的物价上涨。工人们找到袁奉莪说明情况,要求涨工资,或者以发实物来防止通货膨胀带来的损失。袁奉莪说,玉堂是东家的,我只是负责打理,像这种事我说了不算,也不好破了规矩自作主张,还是容我与争取一下,给大家个明白话

兵荒马乱之时,袁奉莪把玉堂的事情交给副总经理姜建堂,亲自跑了趟徐州,与东家当面商谈此事。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利害关系陈述给东家,可东家反而觉得他办事不力,就是不吐口。没办法,他只有无功而返,婉转地把东家的意思转述给大家。没想到,那些没有说服力的托辞,工人们听了,立马像是炸了马蜂窝,情绪给激怒了。大家不再对东家报有什么奢望,他们综合了前两次的斗争经验,大家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坚持斗争不妥协。孙起初接到报信,他仰仗宋子文、孔祥熙等***政要的关系,视工人的要求为耳旁风,反而杀鸡给猴看,开除带头闹事的工人,以图以此吓唬工人屈服。

家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对,已经觉醒了的工人们,非但没有吓退,相反激起了更加强烈的斗争热潮。济宁各界在***的领导下纷纷起来声援,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工商业户们罢市,新一轮的斗争热潮在济宁兴起

袁奉莪见事情已经闹大,一直像个和事佬,在工人和东家中间斡旋怕孙不明就里一意孤行,工人们有讳初衷,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一气砸了酱缸,毁了作坊。一个好端端的玉堂毁在这帮争取自由解放,为自己的生存条件而呼吁的善良的人们的手里。

终于,在袁奉莪的调停下,也是迫于政治和形势的压力,东家出面赔礼道歉,答应工人的条件而宣告罢工结束。一切归于平静,袁奉莪功不可没,东家和工人都更加任他了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精明,做事小心谨慎的风格,办事计谋双全老成持重的优势,审时度势,八方应酬。在艰难而又十足风险的经商活动中,他游刃有余于各个党派三教九流军队政要官员之间,机警圆滑随机应变,竭尽贿赂拉拢之能事,交际于各个阶层与民间。什么驻济宁的日寇陆军联络部、宪兵队、伪警察暑、船津暑、新民会都是他出入的地方。他还利用了陈守和当年的办法,与周边县的道尹、县长、汉奸队长都有来往,有的还结为金兰之好。并不惜重金进行联络和走动,特别是利用玉堂的名声,把精美的酱菜和名酒送给这些有权有势的人们。在不断地对外联络与勾通中,他成了一个在济宁城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还当上了济宁商会常务会委员,济宁酱菜业公会会长。一个地道的无冕之王,工商界的上层人物。

在复杂多变的形式下,袁奉莪成了一个变色龙,他充分利用自己的这些优势,不单单是为玉堂的经营带来了好处,从而对发展和弘扬玉堂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了保住自己的荣誉和地位,为了保住玉堂,他一天不知要变多少次脸,要违心地笑上多少次。他曾私下自嘲地说,我袁究竟是堕落了,还是成长了,整日装神变鬼,装疯卖癫,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在他的运作下,非常时期,通货膨胀,物资奇缺,企业的生存无以为继,大多的商号关门逃难,作坊倒闭走人。而玉堂,鲁西南最大的手工业作坊,大火过后很快便恢复了生产,还能够买到官价的商品,有足够的货源供生产经营所需,这不能说不是个奇迹。在危难之时,玉堂充分显示出了它与众不同魅力,显示出了它独树一帜的传奇色彩。

生活在时代夹缝里的袁奉莪,始终不忘玉堂的宗旨和文化,众口难调调众口,百意难称称百意。他时常对工人们说,都说北京到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这话听起来似乎是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其实,买的还是比卖的精,人的嘴巴是杆秤,你做的酱菜滋味变了,品不出玉堂味来了,也就没有玉堂的存在了。因此,再苦再难他都没忘记质量要求,宁肯关门歇业,也不准工人们粗制滥造。这就是玉堂的灵魂和精神所在。

日本鬼子统治时期,全国不知有多少民族工业遭到破坏,而玉堂仍然屹立在飞虹桥边,成为全国酱菜业的领头羊,酱菜业的标杆。这都得益于袁奉莪的足智多谋,广结社会名流和平民百姓的结果除了这些还不算,他又为玉堂立下了新的规矩,平日里散兵们来了,不论是国军,还是游击队,都可以在门外板凳上坐坐,让大家歇歇脚喝口茶。官员们路过此处,也乐得到玉堂的店面上打个逛,与伙计们吹个牛,聊个闲篇。为了那些战乱时期无家可归的人,玉堂每天的拢明时分,用十印的大铁锅,熬出稠稠的米粥,让那些可怜的一大早喝上一碗暖暖身子。

一来二去,玉堂利用自身的特殊地理位置,竟然成了一个信息传递中心。济宁城里发生的事,天一亮玉堂先知道。大家先在玉堂的门口嗑上一阵子,然后才能端到茶馆的茶桌上,嗑来嗑去,嗑到大街上,那早已不是新闻,失去了新鲜劲了。

邮政局送电报的小康子,每天只要路过玉堂,他就像个穿天猴子,玉堂的前厅后堂转悠一个遍。他是袁爷的眼线,有什么消息,总是在不经意中传递过来。那天,湖西支队准备近日从玉堂的码头运送一批枪支弹药到前线,小康子的口中得知,省主席韩复渠,电告伪军司令刘本功:鹰爪报近日龙宫走喷子汪住。

袁奉莪反复研究了这封电报,肯定是重要情报,他突然间警觉起来,最近几天湖西游击队,要从码头走一批药品和枪支,是不是什么人走漏了风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电报,得袁奉莪出了一身冷汗,他不动声色地示意小连子,扣住小康子,好吃好喝地侍候着,他亲自找到济宁的地下党,把消息及时送了出去。

知道消息的党组织,立即更改方案,当天晚上以玉堂向外走酱菜的幌子,蒙混出了城。事后袁奉莪给了小康子一个银元宝,说小康子,你真的做了件大好事,保住了多少人的性命,要不咱爷们丢人是小事,以后再想走点违禁的东西就难了。你说出了事,还有法在济宁城呆吗?倒不如找个地方自残了哩。

小康子说,是的袁爷,还真不如把头伸进尿鳖子里浸死好受嘞!

小康子知道,袁奉莪他不是什么汉奸,可他也不是什么***,他啥也不是,就是凭着中国人的良心,做点对中国人有益处的事,是个尽量不做亏心事的好人。他也愿意做个这样的人,可是自己既没有如此高的身份,也没有他的这种涵养,总是做不好,但是他有机会就想帮他一下,平时也愿意给他聊聊。

第二天的一大早,小康子是开门第一个踏进店里的,他径直找到袁奉莪,拿出一份电报,悄声说,袁爷,你看这个有用吗?袁奉莪接过来一看,这是山东省商务局给济宁工商联合会的电报,通知白糖长价。他对小康子说,晚送一会儿没事吧?小康子知道自己又能帮上袁奉莪的忙,爽快地说,那当然行了。这有啥事,它上边又没写加急二字,我就当正常的事情来办,只要是傍黑天送到就成了。

好!袁奉莪说,你在后堂好好地呆着,我让厨房给你备上好酒好菜,吃了饭你接着送来得及吧?小康子连声说,来得及来得及!唉呀!袁爷,得嘞!你忙你的,我吃我的,就当我什么也不知道

袁奉莪派店伙计专门陪小康子,以免走露了消息。他马上吩咐账房,协助收发部、西栈房、钱柜赶快到各个商行把全城的白糖分头全部购进来。

平时玉堂是大户,各家商行巴不得攀上这棵大树,见玉堂找上门来,也就毫不介意地连库存底子全部告罄。

等到大家接到商会的通知,已是第二天。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可人家玉堂是正常交易,纵有多少不乐意也说不出口,来的都是客,你卖的就是货。

一时间商家的货进不来,造成了济宁城缺糖,商家不得不推荐人们到玉堂去买。玉堂及时抓住这个时机,把囤积的白糖,卖掉一部分就把成本钱收回来了,剩下的糖,足够一年生产的用量了。

就是这样,袁奉莪处心积虑,既做了一笔投机生意,又得以保证了玉堂酱园,不会因为时局的变化,造成原料的缺失而影响了生产。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